经典标语

在河北看到一条标语:“武装抗税是非法行为。“,它意思似乎是说,和平抗税是合法的。

汪口的一面墙上张牙舞爪用红色油漆写着几个飘逸大字:“谁烧山,谁坐牢!“

这是在贵州的施秉看到的,也挺经典的:“放火烧山,牢底坐穿。”

在河南永城看到一标语:“不怕死的就到十八里乡来作案!”够直白!

安徽亳州向南的公路上一条标语:“私设路障违法,拦路抢劫判刑。”

在铁路上看到的:“横卧铁轨,不死也要负上法律责任。”真是经典。

某电厂门口大红字标语更绝:“严禁触摸电线,5万伏高压,一触即死,违者法办!”

在河南的国道上看见的超劲爆的一条:“抢劫警车是违法的!“类似的还有“ 不得袭击警车!”。

十年前过湖南衡阳,车窗外闪过如下标语:“坚决打击挑脚筋!“看得人浑身 发毛,不寒而栗。

有条保护光缆的:“偷割光缆,讨死!“

江西某地就似乎没有这么粗俗:“光缆无铜,偷盗有罪。“

在山东看到的标语:“光缆不含铜,偷盗要判刑!“

有个最最消极的:“光纤没铜,偷也没用。“没有铜,大概也应该有点别的什么金属,也能卖钱,真是爆笑至极!

在浙江一座尼姑庵的墙外,写着:“偷税漏税,来世罚作尼姑。“,姑且不说对出家人的侮辱,至少我看到尼姑,就觉得她们身上都藏着前世带来的钱财。

再来看看其他的吧,其实,一些看似平常的标语也容易产生“笑“果:

安徽,归还农业贷款的标语:“人死债不烂,父债子来还!“

去黑龙江,估计当地招商引资有困难,看到:“谁侵犯投资者,谁就是人民的罪人。“

证券公司标语:“教育投资者!“

河北某地:“不娶文盲妻,不嫁文盲汉!“

普及义务教育:“养女不读书,不如养头猪!养儿不读书,就象养头驴!“

贵州铜仁,在去梵净山的路上一个屠宰场的标语:“以三+个+代+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!“

厦门鼓浪屿附近招揽至金门之观光码头旁:“违法越界观光,小心枪弹扫光。“

农村信用社:“农村信用社是老百性生活的贴心人。“

山东省济宁市至汶上县公路旁某乡镇巨型横幅:“集体上访违法、越级上访可耻!“

某校:“热烈欢迎人大代表来我校明察暗访!“

日照市大标语:“热烈欢迎全国某某系统领导来日!“

更绝的是重庆人和镇一配种场的标语:人和良种猪配种场。

贫困县的基层班干部标语:“我们的工作重点是管好两个口,填上面的口,堵下面的口“

某地领导的口号是:“你们要淡薄名利,要加强廉政建设。“

重庆巫山县路口:“外地车辆在巫山境内一般不被处罚。“

国人对“要致富,快修路。“应该耳熟能详,但在河南某铁路沿线被人改得极其反动“要致富,偷铁路!“

单位司机班门口:“马达一响,集中思想,车轮一动,想到群众。“

上海浦东新区浦东大道两侧的旗帜:“垃圾分类,从我做起!“自己倒先成垃圾了!

动物园标语:“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!“成动物总比成垃圾好。

某养殖场:“敬爱的各界群众,请携带你们的发情母牛前来配种。“

路边小店:“吃饭补胎。“

广东南海市盐步镇内衣厂很多,产品畅销全世界。有段时间在镇政府围墙上刷了一条标语:“发展内衣制造业是我们的基本国策!“,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!

南宁一草坪立有一牌子:第一行写:“开展创造“第二行写:“性的活动“

一拐角处用白粉刷的标语:“投案自首是犯罪“,大吃一惊,拐弯过去接着写道:“份子的唯一出路“

另个经典的是上面写:“群众有困“下面是:“难找jing察“,我想意思大概是:群众有困的时候,很难找到jing察!

十五大后提出若干口号,据说某地将标语挂在公路上之后有如此效果……”

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!“,旁边路牌:“限高5.6米“;“紧密地团结在以***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周围!“,旁边路牌:“请保持距离“;“加快改革开放步伐!“,旁边路牌:“限速80公里/小时“;“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走下去“,旁边路牌:“此处可调头“。

除了这些奇怪的口号,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标语,倘若细想起来,也往往问题甚多:

建筑工地上常见这样的标语:“大干**天,工程提前完!“不知道非要把有严格施工标准的工程提前“完“的这个“完“是“完成“呢?还是“完蛋”?

比如十字路口写着:“红灯时请您停车。“,但我想假如一个人连红灯都不在意的话,这个口号他更是不屑一顾了。

公共厕所里写着:“请您便溺入池“。我不懂一个人即然已经花钱进了公共厕所,为什么还要在里面随地便溺。

倒是一所大学的厕所里一条外国留学生写的标语让我觉得格外触目:“中国同学,请你便后冲水!”

大家以后出门旅行路上尽可留心些,可以收集到好多精彩的标语。城市的高速公路边,县镇的护栏电杆上,乡村的颓墙矮坝旁……大字标语代代传,最初是“农业学大寨“、“批林批孔“;后来的“结扎上环“、“改革开放“;现在是“两岸统一“、“三个代表“……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来的酸甜苦辣、风雨历程都写在这标语里了。我不禁要振臂高呼“标语万岁!“说不定日后历史学家编写《中国标语史》的时候便也能勉强占个一席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