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为什么总是郁闷

作者:廖保平 文章来源:博客中国

说实话,这个标题早就存在我的文档里了。我这人写文章有个习惯,猛然间冒出一个想法或感受,就会记下来,哪怕只是一个标题,因为它是我内心真实的思想和感受。现在这个标题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据国际先驱导报9月6日报道,目前中国“很少有人承认自己是中国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。而且那些实际上的既得利益者(他们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社会精英)也不快乐,究其原因,还是整个社会心态的浮躁和畸形。”报道说,不快乐主要表现为郁闷。

是的,生活中所有我碰到的人,极少有人认为自己是时代的既得利益者,也极少有人认为自己过得很愉快。抱怨自己没有人民币、没有好工作、没有金屋、香车、美人的人多于过江之鲫;抱怨自己活得很累、很苦恼、很不开心的人俯拾即是。一句话,有钱没钱都过得很郁闷。我自己也偶尔郁闷:某某明星出场费就抵我干半辈子;同学功成名就了自己还在黑暗中行走等等。

凭心而论,当今中国不论哪个社会阶层,与二、三十年前比较,生活都向前跨出了一大步,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过的生活绝不亚于西方上流社会,就是普通老百姓,没有车开也有车骑,大河有水,小河就不会干。虽然社会贫富差距严重,但低收入人群的保障制度也在健全,但还是高兴不起来。

中国人普遍的反应就是压力大,压力大与不开心有必然联系么?不然。时光倒流半个世纪,那时的人生存压力绝不亚于现在,可那时的人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多郁闷,是因为他们高兴都来不及,还是说郁闷是一种富贵病,如果是这样,我也无话可说了。另外,要说压力,也不是中国人独有,美国人、日本人、西方人就没有压力么?他们同样要面临事业、工作、家庭、教育、生活方方面面的压力,为什么有些国家的人就过得开心,而我们就要郁闷?可见,郁闷也不只是压力,相反,人在压力面前,可能会激发出更大的活力,与压力斗其乐无穷。

我们都知道一个常识,一个人快乐与否与一个人的物质条件不是成正比的,70年代出生的人小时候物质大多贫乏,90年代出生的人小时候物质条件要优越得多,可是70年代出生的人小时并不比90年代的人小时候快乐少一些。关于快乐,我更愿意从精神层面来理解它,有时候它跟物质根本就没有关系,比如皇帝送皇后一座城堡,皇后不一定高兴;穷人送他妻子一根狗尾草,她可能会高兴得掉眼泪。快乐是一种心理满足感,物质可以给人带来这种满足感,作为情感、道德等精神性的东西同样可以给人带来快乐。从社会层面来说,我们郁闷的原因,不是我们物质匮乏,而是整个社会精神的缺失。我们的精神是漂泊、不坚定的,象浮萍一样没有根,随波逐流,象墙头上的草,随风歪倒,无法从精神上坚定自己,一件本来快乐的事也会变得令人悲伤。

郁闷作为一种社会病总是出现在精神失落的时代里。记得二战后的西方人就很郁闷,甚至绝望,那正是西方人对二战反思时精神极为飘浮无落的时期。那么我们现在普遍的郁闷也可以说我们社会的精神出了一点问题。在笔者看来,精神的缺失主要表现在我们不缺少有价值的东西,但是我们缺少对价值的正确判断;我们不缺少物质,但是我们缺少对待物质的乐观态度。

也就是说,物质与精神的不平衡发展是中国人郁闷的根本原因。这种不平衡可以这样来形容,中国人在物质上即将变成、开始变成、已经变成“人面”了,但中国人的精神还是“狮身”。当然,解决中国的“狮身人面”任重道远

此条目发表在阅读 Reading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