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蕾恋:一只馒头引发的爱情

来自木木

确实有点夫妻相啊~~ 哈哈

妾乘油壁车,郎开小汽车。
何处结同心?新浪博客下。 –木木《寒蕾恋》

2006年的情人节要比往年要来的晚一些,停靠在外滩的二十路公共汽车上,两个小女生在热烈地传达着开年来最美丽的一则流言:韩寒和徐静蕾恋上了。我坐在她们的旁边,梳理着被她们羡慕为”哈嗲”的故事流程:一只馒头引发的爱情。

2005年底,大导演陈凯歌的《无极》上映了。那档期安排的可真是好啊,不早也不晚,正好碰上了新浪的名人博客热。而所谓的新浪名人博客热其实无非也就是两个人的博客热,才子韩寒和美女徐静蕾。要说浪漫的故事,总是离不开各种机缘巧合。电影《无极》虽然无聊之极,讲述的只是一则有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,但那馒头却引起了世人的好奇。徐美女去看了,看完以后不无遗憾,轻轻地捏了一下那只可怜的馒头。才子韩寒也去看了,回家后打开博客,看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徐美女也看了那电影,还发表了评论,又是欣慰又是急,欣慰的是,美女姐姐居然也不喜欢那电影,急的是怎么可以欲说还休呢?到底是男人,到底是少年,姐姐你不喜欢的就是我讨厌的,姐姐你想说的就是我想骂的。血气方刚处,一直埋藏于心中的爱慕和情意化作了愤怒地连环腿,啪啦啪啦十六脚,脚脚踹向那只无聊的骗人的小馒头。

可怜的馒头自然开了花,那是一朵美丽的爱情之花。姐姐看在眼里,美在心里,天下居然还有如此有个性有魄力的纯情小男生,怎能叫人不喜欢哟,知我者,小弟也。可是,小弟,你可也知我的心?而后自是一番表白。古有麻雀传相思,今日博客好调情。一来二去,二去一来。你的博客连着我,我的博客也连上了你。你说我潇洒,我说你漂亮。你拍你的电影,我开我的小汽车,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,我们相聚在新浪的博客下。你说喜欢书法,我就写给你看看,你说喜欢金刚,我就是那金刚,你说喜欢浪漫,我就开着我的宝马来北京和你一起在雪地里放鞭炮。除夕夜,看那礼花满天,也爱看你笑厣如来年的桃花粲然。来年,桃花盛开时,油彩花香飘京沪线,我和你驾马回上海。

才子佳人啊英雄美女,哈哈,太浪漫了,一个是文坛才俊,一个是舞台佳人,一个是沪上赛道英雄,一个是京城徐门美女,太般配了,简直是绝配啊,哈哈。我被两小女生的描述感动得无以复加。已经很多年了,我们在听腻了各种龌龊的八卦之后,终于有了这样童话般的爱情故事,居然还是网恋的。什么赵饶恋,什么高那恋,都是狗屁,即使当年轰动一时的张巩恋,恐怕都没有寒蕾恋来得这样干净,这样美好,这样的叫人愿意期待。才子佳人的故事,可以哀怨,可以不完美,但必须干净,必须纯洁,而且还必须是少男配姐姐才来的更象那么回事,就像《西厢记》里张生叫崔莺莺,一定得叫姐姐,这戏,这词,唱起来才好听。

这几年,上海突然开始出男人了,就像本该出男人的北京突然冒出一批女人来一样,从陈逸飞到余秋雨,从徐根宝到周正毅,从姚明到刘翔,但都不是很完美,常常是有体力的没文化,有文化的老是肾亏。韩寒好,要才有才,要身体有身体,还特有脾气,这才象真正的新上海男人哦。北京也有意思,过去的老北京吧,仅出一些爷们,几乎没出过什么特别偶像的好女人,于是就只能把外来的林徽因抬出来,这实在是一个失误,在旧社会,天下凡是姓林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北方人的。现在好了,倒过来了,爷们不见了,美女一个接一个地蹦了出来,从王菲到章子怡,再到徐静蕾,一个比一个招人爱。不要说,我还真觉得徐静蕾有点林徽因的特征,不但漂亮而且还很有才华,真是典型的美女加才女哦,而且徐姐姐比林姐姐要更大气一些,更清纯一些,林姐姐太小气,还特喜欢三角恋爱。林徽因和徐志摩的故事已成绝响,现代版的寒蕾恋正在上演。

流言蜚语让他去,油壁车,青骢马,不管前面是天安门,地安门,还是三重门,闯过去。韩寒,你小子如果不能把徐美人扛回上海滩,就在北京找一臭水沟当黄浦江跳了算了吧。百万网名期待着你们,上海,也期待着你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高校版音乐杂剧《如果爱–寒蕾恋》

帷幕拉开。天空中飘扬着雪花。音乐声起,刀郎出场,头戴着鸭舌帽,肩扛吉他。
刀唱:2006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,停靠在路边的宝马汽车,带来了最早一片美丽的流言,你像一只滑来滑去的鼠标,在人静夜深的电脑前游曳……

音乐声渐远,刀郎迅速离开舞台。

舞台的左侧,韩寒出场,坐在一辆小汽车上,开到舞台中央停下,百衣胜雪,长发飘飘,一手扶着车门,一手朝前作了望状。
寒唱:北方有佳人啊,绝世而独立呀。 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?佳人难再得!

(风扇准备)舞台的右侧,徐静蕾踏着舞步出场了,一袭红裙,捧一键盘,一步一害羞。也在靠近舞台中央处,立定。
蕾唱:南方有少年啊,愤世而孤傲。一顾倾人心,再顾倾人身。宁不知倾心与倾身?少年难再得!

韩寒跑到车头前,继续作张望状,白:你在哪里?蕾姐
徐静蕾朝另外一个方向,白:寒弟,你在哪里?

舞台后方,陈凯歌陈红夫妻坐着升降机出场,高举着一馒头,
红唱:爱,无聊;恨,无聊。骂,不来;打,不过。
凯唱:没有一个是好人,尽管向我开炮
合唱:残酷的天地本是〈无极〉,无须太多叹息。这个永远是主题,馒头只是道具。

蕾唱:我们之间的距离,相隔一根网线
寒唱:别小看那一根网线,却系着我和你

陈凯歌陈红朝前走,陈红一拍陈凯歌肩膀,白:看!这不是韩寒吗?
陈凯歌一愣,白:没错,那姑娘就是徐静蕾。
合白:难道……他们?

韩寒徐静蕾回望二陈。寒转过目光,深情地看着蕾。
寒白:你,你就是蕾姐吗?
蕾白:你就是寒弟?

韩寒一把握住徐静蕾的手。
寒白:蕾姐!
蕾白:寒弟!

音乐声大作。舞台上落下了无数小馒头。
蕾唱:爱,一起;恨,一起
寒唱:拽,不开;甩,不掉
寒蕾合唱:电影本旧胡说,还有什么可怕,爽不爽一馒头,管它是不是炸。网络一样邋遢,我们没啥害怕,爱不爱一刹那,网上网下一家。那新浪的博客,最真实的脚印。最温柔的战役,最爽快的游戏。

随即寒蕾驾车而去。李谷一廖昌永刀郎等带着一群小P孩上场。
大合唱:
妾乘油壁车,郎开小汽车。
何处结同心?新浪博客下。

帷幕拉上。

另:从博客看徐静蕾爱上韩寒的必然:http://ent.sina.com.cn/bbs/2006/0206/12251863.html

当徐静蕾“爱”上韩寒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476036c5010001qi

此条目发表在点滴 Diary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