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pdates from 十一月, 2005 Toggle Comment Threads | 键盘快捷键

  • admin 10:29 am on 2005年11月26日 链接地址 | 回复  

    2005-11-25台球记录 












    更多照片请:
    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34382518@N00/show/

     
  • admin 4:05 pm on 2005年11月25日 链接地址 | 回复  

    经典家乡话 

    **他二副端着一碗非在负底下看夫

    **也门衡衡我在家西副林子里找倒一根布拉条子

    **娘来,匪开了,佛子待哪和?

    ** 一阔副行俩麻嘎,公类给母类佛:“你占了能些空不找子也熊啊!可外古机古机。”
    母类佛:“你看你里个熊行!你再古用我就掉下去个八湖头拉。”

    **小二,夜山横横你治啥起啦

    ** — 他二大爷,你这一甭写好勃?
    —写好写好,内大娘.你咋样?
    —我呗是,这甭懒里动.觉子心里或蓝里不行!

    **—他二副,到家里喝口非去吧?
    —不拉,不回家家里面条子都泅拉

    **也门横横俺待家北屋个浪子里K了两个小小虫`

    **我里格拉败子捣了他的格拉绷子

    **夜门横横有一个老嘛嘛咕叽在副朗朗勒喝汤.

    **唉!我佛,恁把恁勒鞋往里趋趋,行不?

    **液没横横我凉带当院里那个生伏阳条航里汗褂子不见了,谁许古了白?

    **我把盖体拿到当院子子里和撒了和撒,制里各副里都是不土。

    **二高下湖佛杀里带那和。内知道那和读老归多不,得会带读老归起,三大爷那个那和里怕杀多,家西副林子里头,那里头有长虫。

     
  • admin 10:54 am on 2005年11月25日 链接地址 | 回复  

    杀猪杀屁股――谈谈网站推广的艺术 

    季英伦 | IT凉拌

    去一公司面试,被要求做作业。拿来题目一看:我眼中的网站推广艺术。

    哈哈。当时就乐了。网站推广的18般武艺都见过,也会个三招两式。但从来没想到能和艺术这个词上扯上边。我说,不错,网站推广确实可以称的上一门艺术。

    说道网站推广,说来说去就那几招,单凭说真的是了无新意。然孙子兵法才36计,道德经也不过5000字。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赵括熟读兵书,而兵败长平,赵国从此势微。马谡知兵,时人尽知,街亭之失,老诸葛差点全盘皆输,后来才有空城的弄险。

    网站推广确实是门艺术。有钱谁都会砸广告。又是广告排期,又是媒体组合,又是目标分析。算了,那是广告公司准备赚你钱的谎言。条条大路通罗马,看看已经成功的网站,真是杀猪杀屁股,各有各的杀法。

    最早的网络广告,最早的中关村人肯定记得。

    “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?——向北1500米”,充满艺术的想象,如今,白石桥路已经改为中关村南大街;如今,中国人已经尽情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冲浪,但赢海威已走进互联网的历史,很快成为故纸堆中的文字。

    当年新浪的广告也是普天改地,路牌广告、灯箱、公交……,没办法,大家都在烧钱,你不烧钱就没有注意力。新浪的推广需要媒介的载体,如今新浪本身成了介质,首页的一个旗帜1天的费用已经几乎和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15秒广告相当。你随便翻开一份报纸,上面几乎都有关于新浪的消息,一旦新浪打个喷嚏,整个网络业界甚至整个媒体都要感冒流哈喇子。天翻地覆今胜昔。不单艺术,而且戏剧。

    搜狐呢。这个从美国回国的热血青年,带回来麻绳和尼葛罗庞蒂,也带来了“注意力经济”。更重要的一点他本身也身体力行,生命不息,做show不止。从彩信小姐,到搜狐登山队,央视跟踪报道,一时达到注意力经济的珠穆朗玛峰。没想到的是,轰轰烈烈的彩信倒在中移动的一个小处长手里,也算造化弄人。要说网站推广的艺术色彩,无出狐狸朝阳其右者。

    新秀taobao呢。马云用阿里巴巴洞穴秘藏养小兄弟,据说一年的广告费砸进去1个亿。从北京到南京,从深圳到广州,随便一个路牌你都会听到taobao在叫卖冯小刚的臭袜子。即使一个简单的路牌广告,他也和文化扯上亲戚。这不是核心。核心是,马云联合了一批中小网站联盟,农村包围城市,并成功的从ebay的打压中突围。尽管,他的插件令你不厌其烦,并大骂流氓,但他成功了。

    说道网站推广的艺术。有个网站你不得不提及――携程。

    按理说携程的推广跟艺术毫无关联。但你不能不相信,最原始最简单的方法最有效。从01年开始,在机场、火车站候车亭、宾馆门口,甚至北京到全国的大街小巷,你会看到N多人在热情的给一张张制作颇为精良的会员卡。上面印着卡号,绝的是他们还给你留出了一段空白来写你的名字。这种方式令当时的广告圈颇为不屑,01年的广告圈开始流行整合营销,言必整合,正如同如今网络圈言必模式,官场言必和谐一般。

    两年以后,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,马上赚了盆满钵满。并引起无数英雄竞折腰,开始大量的派发会员卡片。没办法,第一个做的是智者,第三个就是傻子,成功了是英雄,失败了是愚昧。

    作为最大的社区。天涯最近拿到500万的风投。常言说了贫贱夫妻百事哀,但没钱不好过日子,有钱也不好过日子。马上就引起了沸沸扬扬的tianyaclub域名之争。这也本文的主旨无关,随便附一嘴合而已。天涯400万用户是他获得风投的基础。天涯的推广,是网络口碑传播的典范。你见过天涯打过一天广告吗。我没见过。但这不妨碍他成为今天最受中国网民欢迎的网站之一。口碑传播被大众传播取代后,在网络时代焕发新的生机。在互联网时代,任何一个公司都不能忽视这一点。SNS其实就是一个口碑传播的链条,不要再给他更多的含义啦。

    太多了太多了。

    套用托老一句话,幸福的家庭大体相似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;不成功的网站大体相似,成功的网站各有各的套路。最后一个网站不得不说,其实看看这个题目,这个主角一定会压轴出场――博客网和木子美。

    美国的博客第一把火在于莱温斯基裙子和克林顿的拉链,第二把火在于拉登的两架飞机。中国的博客在方博士苦心孤诣的造出“博客”这两个词之后,并没有多的起色,直到互联网的绝世人物-木子美的横空出世。我一直说,木子美是个符号。她的适时出现,是中国性革命和信息革命交合产生的怪物。就是这个符号,救了方博的博客中国,就是现在的博客网。博客中国和博客网并没有本质的差别,并不是妓女从良之后的贤妻良母。反而在众人的口水中更现堕落。这都不是重点。方博是读书人,中国知识分子最讲究的是知恩图报,之后,方博请木子美小姐出山任博客网市场总监,并与在其后的另外一个网络名人――芙蓉姐姐,绝代相逢后,这场商业推广show终于达到无可歇止的艺术高潮。

    一句话,成败一书生,生死两妇人。

    本文的题目是杀猪与网站推广的艺术。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,但在我看来就是一回事。网络推广的艺术。艺术有阳春白雪,也有下里巴人。杀猪杀屁股,你管人怎么杀干吗。这个功利社会导致功利的行动,结果导向才是根本。

    最后,说明一点,我从没有诋毁任何网站的意思,只是就题目论题目就事论事而已。

     
  • admin 10:40 am on 2005年11月25日 链接地址 | 回复  

    赵本山春晚最新小品暴光啦 

    幽默小品

      剧名:手机时代

      作者:杜兆峰

      表演:赵本山 宋丹丹

      地点:东北那旮瘩

      背景:村头一棵大树加一个草垛

      人物:老头赵老蔫儿(以下简称赵)

      老太太宋大丫儿(以下简称宋)

      赵:(戴破帽子上)谁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,我说老人有手机爱情更精神。我一用它有人就煞戏儿,再也不能阻挡我和大丫儿的联系。年轻时吧没这玩意儿,恋爱得让人捎信儿,捎来捎去事儿也捎黄了,我也就成了下午的黄瓜——蔫了。现在好了,通讯工具先进,有事没事儿发条短信儿,给她整点儿带智力陷阱的(按手机):‘我种地你叫我农夫;我喂马你叫我马夫;我拉车你叫我车夫;大冬天我在你房后雪地里一站就是半夜,你说是功夫;现在我是村会计,管帐的,你该叫我啥呢?’

      宋:(上场接)我要上当就成了(当)荡妇!老蔫儿有空就发笑话讲故事还写诗(念)‘月光下狗走窝/ 村西头寡妇多/ 没你却寂寞;晨曦中心寥落/ 甜蜜梦已斑驳/ 宽宽双人床/没你更荒凉。’我越看你越象色狼,这啥破玩意儿?!

      赵:(笑)人老了脸皮却不老,有些话见面不敢说打电话害臊,大丫儿想我又不好意思,就发短信‘捅死你怕见血我心太软;哭死你光闹洪灾你又会狗刨;毒死你假药太多价格又高;电死你正闹电荒,国家提倡节约;笑死你不懂幽默;实在没法子,只有想死你了。’

      宋:同着大伙别整那肉麻的。

      赵:那整点儿笑话,说‘大黑猪死盯着长白猪,长白猪害羞,撒腿就跑,大黑猪狂追。长白猪说:看你这人儿刚认识就。。。。大黑猪忙解释说:我只是想问问你用的减肥霜在哪儿买的。’

      宋:看这年头,猪都开始减肥了。我这儿也有一条:‘城里饭店的小鸡罢工——一会儿让俺陪辣椒,一会儿让俺陪土豆,一会儿又让俺陪蘑菇,今年是鸡年,俺们不再做三陪!’

      赵:三陪有啥!有人为了往上爬,一陪领导搓麻、二陪桑拿、三陪领导想干啥就陪着干啥,这样的三陪干部啥政绩没有却能被提拔。

      宋:你说的干部毕竟是少数,更多的都在为人民服务,这个话题有点儿严肃。

      赵:那就整点儿幽默元素,一老农进城卖兔,遇见商场搞内衣酷,见一群女人边走边脱衣服,挺纳闷:这在乡下就是黄色下流,派出所肯定带走,城里的警察却只管瞅。后来,当他看见卫生巾,才顿时醒悟——从城里的创可帖来看,城乡差别还是蛮大的。

      宋:(笑)这老头真逗。不过说起这城乡差别来也是,农民工不就经常受歧视。

      赵:农民工也是人,上班只要按时出勤,合法权利不能当做空文。假如要是农民都不进城了,那城市成啥样了?

      宋:保姆越来越少了,楼房越来越老了,饭店的服务员也都跑了,澡堂里也没人搓澡了,老板给工人的工资也不再是低保了,到那时有人穿戴象农民都成一种时髦了。

      赵:不光要会总结还要善于思考,问:鹰象箭一样扑向兔子,可兔子喊句话,鹰就死了,兔子喊啥了?

      宋:兔子喊‘你走光了,鹰急忙用翅膀紧捂内裤,结果一头摔地上了。’

      赵:你说这鹰都知道害臊,某些演员却故意不戴胸罩,在舞台上又喊又叫乱蹦乱跳,把观众弄得莫名其妙。

      宋:那是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,不用提高演技就可以提高名气,你不懂。

      赵:不提高演技光提高名气结果丢了人气,你说这图啥呢?

      宋:你咋恁老土呢?现在讲究名人效益,只要出了名不管是啥名誉。这条说的好:‘龙虾想成名,机会终于来了,电视台拍广告,台词是:白白嫩嫩,象水晶一样透明。龙虾吓一跳问:这不是虾仁吗?导演回答:不就脱一次吗?不脱咋成名呢?’

      赵:我明白了,过去,农作物产量最高的是红薯,现在,医院最赚钱的是美容手术,当今时代,最流行的是人体艺术。

      宋:算你想通了。现代就连作家都用人体写作了,何况演员呢?演艺界不是有这么句话:一脱成名,二脱走红,再脱全球巨星。

      赵:看来啥都没有人的思维方式改得快,大街上驴把车撞坏,如何处理交警也很无奈。

      宋:驴撞车不是事故是行为艺术,象把废弃物捡到广场上堆砌,就不再是垃圾而是现代雕塑,这就是时尚。

      赵:要说时尚应该看看国际动向。(看手机)‘石油价格快要上房了,欧美限制中国的棉纺了,女人的性欲越来越强了,小日本也要入常了,赵本山不演小品去足球场了。’

      宋:日本再猖狂也不可能入常,联合国秘书长不是小泉纯一郎。

      赵:(激动)可日本象吃多春药的二奶,营养过剩、激素过量,军国主义的欲望又在膨胀,耗子美容就为陪猫上炕,狐狸精敢向雄狮逞强,简直是小羊想吃它娘。

      宋:你激动啥呢?这事儿有安南哪!咱还讲笑话——小泉家有只蚊子突然要和汽车赛跑。

      赵:说明小泉服用了兴奋剂,闹得蚊子也跟他一个脾气。

      宋:结果它把灭蚊器当绿灯给撞了。

      赵:城里有只蚊子,扎到一大波胸前猛咬,发现皮肤下面全是硅胶,于是仰天长叹道:绿色食品真是越来越少!

      宋:这蚊子肯定是公的,要不咋跟你们男人一样喜欢骚扰。

      赵:这都是因为女人穿得太少。男女不平等,其实是女人凌驾于男人头顶,比如偷情,男人就是情欲旺盛,女人则是感情冲动,‘八三男人节’已经有人向联合国申请,说明男人的地位有待公平。

      宋:你这不是抬杠吗?刚才说蚊子现在是苍蝇‘苍蝇和萤火虫结婚了,萤火虫问:为什么嫁给我?苍蝇回答:这还用问?!节约照明电呗。’

      赵:(笑)你那苍蝇不行,水平太低,也就为节省点儿电费。

      宋:现在是全民共建节约型社会,我这苍蝇知道啥是资源浪费。

      赵:宣传力度挺大的,连苍蝇都觉悟了。看我的,一只苍蝇想嫁个有钱的,条件是有房——欧式别墅的,有车——奔驰、宝马的,存款——八位数以上的。于是,一只蜗牛骑着蟑螂拿着日元就来了。

      宋:要说这我就不该跟你。你没钱!

      赵:你是苍蝇啊?那日元本来就不值钱,又贬值得跟阴钞差不多,你也要啊?

      宋:我不是苍蝇,可人家苍蝇都知道嫁个有钱的,何况我还是大型脯乳动物呢?

      赵:(笑)拉倒吧,就你还想嫁个有钱的呢。

      宋:咋的?我年轻时啥样你最清楚,那身段用现在的话说就是——性感魔鬼,你第一次见我就直流口水。

      赵:拉倒吧!那时我患面瘫痪,见谁都流口水。

      宋:不管你是否承认,我那时是老骡乡牤牛屯的绝色佳美人,身后一大堆粉丝儿。

      赵:嘿——嘿,大伙不知道,牤牛屯男女老少满打满算才二十一口人,她的粉丝也就隔壁患脑血栓的光棍儿——吴老二,我跟崔永元都说过这事儿。

      宋:你咋不实话实说呢?那吴老二就是因为我才得的脑血栓。

      赵:就算你很迷人,可后来你嫁了不该嫁的人。

      宋:我怀了不该怀的孕,心中充满怨愤,我的身上尽是伤痕,受尽家庭的暴力,却找不到可以解脱的门,我万分悔恨,于是想到跳河自尽。

      赵:要不是我救你,你早就喂王八了,现在都化成鳖精了,哪还能站这儿跟大伙说笑话。

      宋:早知道成为寡妇是必然的,我又何必和他认真。

      赵:过去你的人事权是父母的,管理使用是丈夫的,随着你丈夫的辞职,你就被改制了。

      宋:一句话,我是自主经营了。

      赵:可惜权利移交太晚,再看你五官,面部编制已严重超员(满脸褶子),身材负债累累濒临破产,走路不摇三下都不会往前,喉咙时常发炎,原本美丽的声音就连咳嗽都在发喘。

      宋:我都成了单身溃族了,可你为啥还苦苦追求呢?

      赵:(认真)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儿。咱俩年轻时没能成为结发伴侣。现在,我只想牵着你的手一天天变老。我这里有一首诗,送给你的。

      宋:拉倒吧,你那是洗脚盆洒了——满屋子湿。

      赵:别糟践艺术!这可是正宗现代意识流、浪漫主义朦胧爱情诗,诗味儿浓得象一碗菠菜汤。(大声念)啊——白云/你象盛开的棉花/纯洁得让蓝天流泪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宋:(打断)俩字,酸!!

      赵:酸啥呀,这又不是醋。

      宋:比醋酸,都啥年龄了还纯洁呢?我这两颗洁白的门牙都是你给我酸掉的。

      赵:你那俩牙是因为机构改革、人事分流,被你的口腔部门优化组合掉的,不怨我。

      宋:你是光说不练。你看现在年轻人求婚,小伙找人多地方一跪,展开写着姑娘名字的标语,手捧鲜花大声喊“我爱你!”再给姑娘戴上一钻戒。你呢?

      赵:我找一没人的地方,在树上写上你的名字,手捧狗尾巴花儿用手机给你发条短信说‘嫁给我吧!我将送你一枚大大的钻戒,碰到脚面知道疼的,掉到地上砸出坑的,落到水里扑通的,戴到手指头上是不可能的。’

      宋:你忽悠谁呢?这是钻戒吗?

      赵:这是钻头。你说你,咱都快入土的人了,还跟年轻人比啥呢?

      宋:你没听说年龄分两种?我虽然老了,可心理年龄却很年轻,内心深处还有许多美好的愿望,不是有句话叫‘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’嘛?

      赵:那我想上梦想剧场。

      宋:想上梦想剧场只要你有特长。你不是会二人转吗?

      赵:那可是中央电视台。

      宋:CCTV-3综艺频道,主持人老毕,福建人儿。

      赵:怪不得都叫他毕福剑,你认识?

      宋:那当然,老熟人了。你知道导演为啥让他当主持人。

      赵:我咋会知道呢?

      宋:大伙把中央电视台想得太神秘,结果许多优秀的人才没有勇气。现在大家一看见老毕,心想——他那模样和年纪,谁还不跃跃欲试。

      赵:感情是这么回事儿。可人家上过广播学院。

      宋:那你不是上过村广播站?

      赵:这档次,距离也太大。

      宋:大啥啊!你买两张机票咱俩一会儿就到。

      赵:你也想上梦想剧场?

      宋:我是想见赵忠祥。

      赵:(生气)拉倒吧,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,啥人呢?不跟你玩了,我走。

      宋:你上哪儿?

      赵:我找倪萍去。

      宋:我给大伙儿说,倪萍是他梦中情人,地球人都知道!

      (剧终)

     
  • admin 9:27 am on 2005年11月25日 链接地址 | 回复  

    TM2006体验版发布 

    TM2006体验版出世了!新加入几项实用功能,大家快来下载体验吧!点这里下载TM2006体验版>>

      

     
c
Compose new post
j
Next post/Next comment
k
Previous post/Previous comment
r
回复
e
编辑
o
Show/Hide comments
t
Go to top
l
Go to login
h
Show/Hide help
shift + esc
取消